English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
档案君|马克思主义普通化的先驱

文章来源: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02-24   【字号:         】

原题目:档案君|马克思主义普通化的先驱

 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指出:“马克思主义不仅深刻改变了天下,也深刻改变了中国。”“十月革命一声炮响,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。”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,给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带来了希望,给苦苦寻找中国革命出路的先进知识分子指明晰偏向,中国的先进知识分子从林林总总的主义和方案中选择了马克思主义。中国的先进分子接受马克思主义,从一最先就不是把它当做单纯的学理来探讨,而是把它作为改变国家运气的工具。他们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为指导,努力投身到现实斗争中去,同中国现实联合,在选择马克思主义之初就最先了普通化的起劲。

从一百年前最先,中国的先进知识分子通过办刊物,写著述、办夜校、开讲座、做演讲等多种途径和要领,用通俗易懂的方式,向群众流传马克思主义,走出了一条极具时代特色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、普通化的门路,下面几位先驱,在马克思主义普通化中就做出了良好孝敬。

毛泽东回忆:李大钊“是我真正的先生”

1949年3月25日,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机关从河北省西柏坡迁入北平。在即将抵达北平时,毛泽东不胜感伤,他对身边的事情职员说:“30年了!30年前我为了追求救国救民的真理而奔忙。还不错,吃了不少苦头,在北平遇到了一个好人,就是李大钊同志。在他的资助下,我才成为一个马列主义者。……他是我真正的先生,没有他的指点和教诲,我今天还不知在那里呢!”

李大钊是革命者的辉煌范例(翻拍自李大钊故宅)

1918年8月,毛泽东陪同去法国勤工俭学的湖南学生从长沙来到北京,身无分文的“北漂”毛泽东经原湖南一师的先生、此时已被聘为北京大学教授的杨昌济先容,熟悉了北大图书馆主任李大钊。李大钊摆设他在图书馆阅览室事情。

李大钊

毛泽东在北大时代,正是李大钊最先向中国民众宣传俄国十月革命的主要时期。毛泽东正是从这时最先接受马克思主义的。毛泽东厥后在和斯诺谈话时怀着深挚的情感说:我在李大钊手下担任国立北京大学图书馆助理员的时间,曾经迅速地朝着马克思主义的偏向生长。李大钊是我“真正的先生”。

1919年,李大钊在《新青年》第5卷第5号揭晓《庶民的胜利》一文,进一步赞美十月革命的胜利,指出马克思主义必将在全天下取告捷利。

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普遍流传,是在十月革命和五四运动以后最先的。中国最早赞美十月革命和宣传马克思主义,并能够较准确地剖析十月革命的本质,论述其伟大意义的是李大钊。李大钊热情地赞美和宣传俄国十月革命,运用无产阶级的天下观,掌握人类社会生长的历史纪律,以敏锐独到的眼光揭晓了《法俄革命之比力观》(1918)、《庶民的胜利》(1918)、《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》(1918)、和《新纪元》(1919)四篇辉煌的文献,揭开了我国马克思主义宣传的第一页。他满怀信心地说:“试看未来的举世,必是赤旗的天下!”

《新青年》刊载李大钊的《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》一文指出:十月革命“是天下革命的新纪元,是人类醒觉的新纪元”

1918年2月,李大钊先后在北京大学、女高师、师范大学教学“唯物史观”“马克思的历史”“马克思主义经济学”“社会生长史”“社会学”等课程,作为宣传马克思主义的讲坛,这些课程受到前进青年的热烈接待。五四运动前后,他以《新青年》和《每周谈论》等为阵地,揭晓了《我的马克思主义观》、《再论问题与主义》等大量文章和演说,为先容和宣传马克思主义学说,推动反帝反封建的爱国民主运动,施展了重大作用,发生了普遍的社会影响。继而成为中国共产主义的先驱、我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流传者。李大钊为宣传马克思主义而写的诸多热情洋溢的文章,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:“他的遗文都将永在,由于这是先驱者的遗产,革命史上的丰碑。”

1919年,李大钊在《新青年》第6卷第5号揭晓《我的马克思主义观》一文,极大地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研究与流传。

1920年李大钊派邓中夏、张太雷等到北京丰台永定河西岸卢沟桥畔的长辛店开展工人运动、准备建立劳动补习学校。其时条件很是艰辛,教员资助工人代写家信,教授文化知识,与工人们建设起了深挚的友谊。

油画:李大钊在聚会会议上演讲(翻拍自李大钊故宅)

李大钊曾两次在这里授课,他授课滑稽诙谐,一次工人问他,“您给我们讲讲工人怎么当家作主?”李大钊挽起袖子在黑板上写工人两个字,当他问起工人们这两个字合起来念什么时,课堂一下平静起来,突然一位工人回覆,“先生我熟悉,这个字念天。”李大钊兴奋地说,“天就是你们工人,工人的气力比天大。”就这样,教员们通过为工人通报先进的头脑和文化,造就了大批工人运动的主干。

1983年4月1日邓小平为李大钊义士陵园题词

1920年3月,李大钊在北京提倡了中国最早的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整体——马克思学说研究会。旨在把经由五四运动磨炼的优异青年组织起来,进一步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学说。在他的教育和影响下,毛泽东、周恩来、邓中夏、高君宇等一批先进的青年知识分子,接受了马克思主义,走上了坚定的革命门路,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更大规模的流传。李大钊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起造就了一代革命家。

陈望道:真理的味道有点甜

2012年11月29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领导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观光《再起之路》展览时,曾生动地讲述陈望道翻译《共产党宣言》时由于太过专注,误把墨汁当成红糖吃下去的故事。

陈望道,浙江省义乌市人,1891年1月18日出生于农民家庭 ,早年就读于金华中学,曾赴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学习文学、哲学、执法等,并在那里最先接触马克思主义书籍。

陈望道

“五四”运动前后,新文化运动在中国大地兴起,一些前进报刊最先先容《共产党宣言》,但只是翻译部门章节或片断,尚没有完整的中译本《共产党宣言》问世。由于翻译需要三个条件:一是熟识马克思主义、共产主义学说;二是醒目德、英、日三种外语中的一种;三是有相当水平的语言文学素养。这些要求使《共产党宣言》的翻译事情一时止步不前。1920年3月,陈望道接到了上海《民国日报》主编邵力子来信,约请他去上海探讨翻译《共产党宣言》事宜。

陈望道留日时就读过日文版《共产党宣言》,出于对马克思主义的崇敬与信仰欣然应承。现现在,有人提供了日文本《共产党宣言》以供使用,为达准确翻译,陈望道请陈独秀出头,从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李大钊处借来了《共产党宣言》的英文本,以资对照。

随后,陈望道回到浙江义乌县城西分水塘村老家,最先翻译《共产党宣言》。翻译《共产党宣言》须绝对保密。故而陈望道把翻译处设在矮小平静的柴房里,里边放两条板凳,搁上一块铺板看成写字台。白昼靠着窗口透进来的亮光,或默读日文本,或挥笔誊写,或对照英文本,晚上关闭窗口,点上煤油灯夜以继日地翻译。

履历了一个多月,至4月尾,陈望道完成了《共产党宣言》的翻译。

5月间共产国际代表维金斯基来上海,与陈独秀等筹谋建立中国共产党,还带来了一大笔款资。经由陈独秀的争取,维金斯基用共产国际经费印制《共产党宣言》。

8月中旬,中译本《共产党宣言》1000册印成,很快售尽。至1926年5月,社会主义研究社印行的《共产党宣言》多至17版,更有难以计数的“盗版”。一时间,这本书成为了名副实在在海内影响最大的共产主义学说经典著作。

陈望道翻译的《共产党宣言》是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第一个全译本。《共产党宣言》面世时,正是中国共产党上海提倡组织建立的时间。《共产党宣言》的出书和流传,对党的早期组织的提倡和组成,以及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降生作了头脑上和理论上的准备。

陈望道译制本《共产党宣言》第1版和第2版

1936年7月,在延安的窑洞前,毛泽东对来延安采访的美国记者埃德加·斯诺坦露自己头脑发展历程时说,“有三本书特殊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,建设起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。一本书是陈望道译的《共产党宣言》,这是用中文出书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书。另外两本是考茨基写的《阶级斗争》和柯卡普写的《社会主义史》。”鲁迅先生也在1920年歌颂陈望道说:“现在各人都在议论什么"过激主义"来了,但就没有人切切实实地把这个"主义"真正先容到海内来,实在这倒是当前最紧要的事情;望道在杭州大闹了一阵之后,这次笃志苦干,把这本书译出来,对中国做了一件好事。” 1992年1月,邓小平在南方讲话中也曾说道:“我的入门先生是《共产党宣言》和《共产主义ABC》。”

陈望道除翻译《共产党宣言》外,于1919年至1921年间还翻译和先容了《梦想的和科学的社会主义》等书,为流传真理做出了重大孝敬。

毛泽东批注过的《共产党宣言》

艾思奇:“马克思主义哲学通俗化的先行者”

1910年,艾思奇出生于云南腾冲县,原名李生萱。1932年,艾思奇到上海,到场了共产党向导下的革命事情,最先从事马克思主义的宣传运动。艾思奇以满腔热情投入研究和宣传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事情,写了许多通俗生动的哲学文章。特殊是从1934年11月起,在上海《念书生涯》半月刊上连载24篇有关哲学的文章,1935年以《哲学讲话》为名结集出书。1936年出第4版时,易名为《公共哲学》,成为脱销书。由于《公共哲学》深受宽大青年和人们群众的接待,在天下解放前,曾面世了32版之多,这本书今后同艾思奇的名字精密的联系在一起,流行天下。

毛泽东致信艾思奇

《公共哲学》被哲学界公以为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“入门书”,它用人们身边的生涯实例、通俗易懂的语言和生动生动的形式,论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问题。正如1935年李公仆为这本誊写的编者序所说:“这本书是用最通俗的笔法,一样平常谈话的文体,溶化专门的理论,使公共的读者不必费很大的实力就能够接受。这种写法,在现在出书界中照旧仅有的孝敬。这一本通俗的哲学著作,我敢说可以普各处做我们天下公共读者的指南针,拿它去熟悉天下和革新天下。”

毛泽东读这本书时不仅认真阅读缮写,还将其指定为抗日军政大学的课本。1937 年10 月,艾思奇初到延安,毛泽东闻讯后,很是兴奋。他兴奋地说:“噢,谁人搞《公共哲学》的艾思奇来了!”

艾思奇在写作

《公共哲学》就像革命的火炬,在漆黑中照亮了前进的偏向,启蒙了成千上万的青年奔向革命门路。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宋平同志曾表现,艾思奇《公共哲学》一书对他的人生有重大影响,“我最早接触艾思奇同志的著作,是最先走上革命门路的时间。其时,读了《公共哲学》。这本书将深刻的哲理寓于生动的事例之中,通俗易懂,使我从中受到了马克思主义的启蒙教育。”

新中国建立前,《公共哲学》印行了32版,求过于供。1979年又印行了35万册,仍然是一售而空。《公共哲学》是通俗哲学书籍出书次数最多的一部著作。

中国已进入新时代,生长21世纪马克思主义、今世中国马克思主义,必须驻足中国、放眼天下,保持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,深刻熟悉马克思主义的时代意义和现实意义,锲而不舍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、时代化、普通化,使马克思主义放射出越发辉煌光耀的真理光线。

责任编辑:




(责任编辑:石北海)

专题推荐


© 1996 -2018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 粤ICP备183353号-1  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  联系我们